ad5/
首页 > 财经 > 正文

绿色金融产品全面开花风险与激励并存

2021年09月18日 18:27
来源:网络  阅读量:6460  

银行业对绿色金融的热情正从大银行蔓延到中小银行。9月17日,海南银行发布公告称,2021年海南银行第二只绿色金融债券和以“海南自贸港建设”为主题的绿色金融债券已于15日发行,票面利率为3.6%,较海南银行第一只绿色金融债券发行利率低20bp。

好资产是不能卖的。在债券市场,票面利率可以直观地反映市场走势。作为传统意义上位于前沿的中小型地方银行,海南银行本期发行的金融债券利率受到市场好评,认购倍数为2.66倍,参与金融机构21家。

除了发行绿色债券,各类银行近期还参与了零售业务绿色信贷甚至绿色产品的突破。然而,业界对绿色资产的完善标准和绿色产业的融资激励政策仍有更多期待。

绿色金融产品谱系的扩展。

9月17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党委副书记、秘书长刘峰在“绿色赋能与可持续发展”银行业绿色金融论坛上表示,近年来,我国银行业大力发展绿色金融,积极创新绿色金融产品和业务。不仅绿色信贷保持快速增长,而且本行绿色金融产品不断丰富,推出能效信贷、合同能源管理等专项融资,通过绿色债券、绿色信托、绿色基金等非信贷手段,提供绿色产业、绿色项目。

2021年7月1日起,央行正式实施《银行业金融机构绿色金融评价方案》。103010明确指出,绿色金融业务包括但不限于绿色贷款、绿色证券、绿色股权投资、绿色租赁、绿色信托和绿色理财。《方案》丰富了银行业金融机构绿色金融业务的覆盖面,明确目前纳入评估范围的绿色金融业务包括绿色贷款和绿色债券,正式将绿色债券纳入银行业金融机构绿色金融评估体系。

这项评估计划的推出极大地鼓舞了银行发行绿色债券的士气。

据海南绿色金融研究院统计,2021年上半年,国内外绿色债券总发行规模约3077.79亿元,超过2020年全年水平。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境内外绿色债券累计发行规模已超过1.73万亿元。

“预计未来绿色债发行比例将继续提升。同时,在量化指标的考核要求下,大银行将继续配置绿色债,引导绿色债与一般债利差扩大,突出绿色债发行优势和利率优势。”沈宏远证券在近期的研究报告中指出。

目前银行业直接发行的绿色信贷规模在绿色金融产品中仍占据绝对优势,但债券融资利率较低,能够匹配较长期资金,更符合绿色产业的融资需求特点。

兴业银行绿色金融部总经理助理陈雅琴17日在绿色金融论坛上表示,未来政策可能会刺激金融机构对行业给予更大的支持和扶持。但由于绿色金融的产业特性,尤其是基础设施行业投资周期长,可能需要较高的投资成本,因此需要配套的激励政策。现在,碳减排的政策支持工具最受机构关注。

“面向个人的绿色零售产品逐渐出现在市场上,银行与地方政府合作开展绿色金融产品创新。”刘枫在上面的声明中说道。

记者注意到,随着我国提出“3060双碳”目标战略,倡导绿色低碳生活、引导绿色消费成为银行零售业务新亮点,多家银行推出了以绿色低碳为主题的信用卡产品。

例如,江苏银行近期推出的江苏银行绿色低碳信用卡,与银联共建绿色低碳信用体系,并结合

浦东银联绿色低碳主题信用卡底座采用环保材料PET制成,降解后形成水和二氧化碳,减少了传统PVC卡废弃后对环境的威胁。

其实早在2010年,农行和兴业银行就发行了以环保低碳为主题的信用卡产品。随着近年来数字技术在信用卡行业的深入应用,银行得以将更多绿色低碳的消费模式布局到信用卡场景生态中,引领零售业务绿色增长。

风险和激励仍然未知。

自2016年提出绿色建筑指导意见以来,国务院、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先后出台了多项绿色金融政策。国内绿色金融政策体系基本建成,绿色金融标准不断完善,考核体系逐步建立,信息披露制度逐步实施,风险保障机制初具规模,奖励激励机制试点。

陈雅琴认为,银行面临的非常重要的挑战是如何防止双碳目标调整和产业结构调整对现有资产的影响。比如在煤炭等高碳行业,银行有序、合理、有区别地管理现有资产风险也是一个重要命题。

多家上市银行在2021年半年报中表示,要加强环境和气候风险管理,将环境和气候风险纳入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纳入全信用流程,对相关客户实行分类管理,密切关注企业生产和项目建设对能源消耗、碳排放和生态环境的影响。

在绿色信贷或绿色债券等新项目中,银行尤其需要识别标的资产是否真的“绿色”,警惕行业内的伪绿色技术和伪绿色金融。

碳阻断创始人兼CEO颜鲁辉认为,从监管角度来看,发布一套可操作性相对更强的监管数据管理标准体系,可能更有利于促进整个行业的信息披露和监管质量。

腾讯金融研究院秘书长杜晓宇建议,落实监管信息数据统计机制,运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提升绿色金融宏观审慎和微观监管的数字化水平,防范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违约风险。

在绿色金融的激励机制中,地方政府出台了一些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的贴息政策。例如,2018年江苏省出台文件对绿色信贷、环境基础设施资产证券化、绿色债券进行贴现,其中绿色债券的贴现比例为:

30%,持续时间 2 年,单只债券每年最高贴息不超过200万元。

中央财经学绿金融国际研究院院、中国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副秘书王遥认为,当前我国已推出的激励政策中,主要作用是贴息政策,还有一些政策仍在讨论中,希望后续还会有更多新的激励政策出炉。

粤港澳大湾区绿色金融联盟2021年会于9月17日在线举行,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致辞时表示,在未来5年香港计划再发行多种币值、共计相当于1700多亿港元的绿色债券。香港早前推出了为期3年的“绿色和可持续金融资助计划”,资助合资格的债券发行人的发债支出和外部评审服务,鼓励更多机构到香港发债,更多金融及专业服务提供者以及外部评审机构在香港建立据点。

绿色金融产品在政策、市场、社会影响力方面的持续提升,使得各地、各机构平台在产品创新、市场扩容方面的竞争意识也在增强,未来或有望看到更多“真金白银”的激励措施出台。

[责任编辑:樊华]

郑重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转载企业宣传资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